辛歧

是歧不是岐/有糖有刀

【原耽】《少年的死》十九

“风风来了啊!”古寻把装鱼的袋子放在洗碗池边,一只手搭在季风的肩上,探着头往锅里瞄着。

“刚来一会儿。”季风笑着回应古寻,视线却落在许睿安身上。

虽然季风看起来是挺温和一个人,但他的眼神有时候还真挺凌厉的。许睿安暗自想着,走上前去。“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

“你俩出去就是帮了最大的忙了。”陆川瞄了一眼趴在季风肩头的古寻。“噢,对了,把他给我拎出去,扔远远的。”

“冷漠无情。”古寻又凑到陆川身边。“让我吃一块。”

“没熟,还要再等一会儿,你先出去。”陆川支起胳膊肘轻轻推他,转头看向许睿安。“许睿安,快点把他拎走。”

“小寻,出去吧。”许睿安拉过古寻的衣袖,推着他的后背走出了厨房。

“我真不招人待见。”古寻随意地坐靠在沙发上,剥开一个橘子。

“你在我这里,什么时候都招待见,非常待见。”许睿安一脸认真地说。

“你,咳咳咳……”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古寻心头一震,顺利地被嘴里的橘子给呛住了。

“慢点。”许睿安拍着古寻的后背,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。

“你也喜欢陆川和季风这样吧?你要是想我们也可以,我们比他们更好。不过我可能没有季风那么温柔细心,也不会做很多的东西,但是我都可以学,我绝对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,可以吗?”

“我们还一起打篮球,我给你搜罗各种好喝的饮料。”

“你之前是不是想去西藏?放假我可以陪你去。”

“我们也一起放学回家,每天都给你讲有趣的事。”

“我已经成熟很多了,遇事不会再犹豫了。”

古寻差一点就要从沙发上跳起来说“可以”了,但是正经告白的话这是不是太仓促了?自己会不会太轻易就被搞到手了?万一他只是把遗憾当做爱情怎么办?

自己平时明明那么干脆果断的一个人,怎么每次遇到许睿安都变得怯懦纠结症发作啊!

古寻迅速把剩下的几瓣橘子塞进许睿安嘴里。“让我想想。”

“好!”让我想想差不多等于我同意了吧?这样想着,许睿安觉得嘴巴里的橘子也甜了几分,不,是无敌甜!这可是小寻亲手喂的!

许睿安同学的脑回路有时候也真是异常简单了。

经过那天四个人的晚餐之后,许睿安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了两点变化,一是季风看自己的眼神不再凌厉了,二是古寻对自己的态度也温和多了,许睿安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爱情友情双丰收了!

许睿安哼着歌满脸笑意地走在放学的路上,一边走出成功人士的步伐,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下一步的追求计划。

回到家之后许睿安从衣柜里拿出织好的围巾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摩挲着毛线的纹路,虽然古寻说不需要,但自己还是要把它织完。

今天是周五,下周一拿给他吧。许睿安想着,嘴角又不自觉露出笑意。

夜色一点点吞噬掉夕阳,迅速地笼罩了下来。

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,许睿安拿起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“陆川”两个字。

“喂,陆川。”

“喂,许睿安,你现在忙吗?”

“我不忙啊,怎么了。”

“古寻好像喝醉了,让我去接他,但是我现在身体不舒服,你方便去接他吗?”陆川的声音低低的,有些沙哑。

“好好,我方便。陆川,你生病了吗?有人照顾你吗?”许睿安想到陆川的身体状况不由得担心起来。

“没事,就是有点发烧,季风在来的路上了,你去接古寻就行。”

“好好,你注意休息,小寻交给我就好。”

“地址发给你了,我先睡一会儿。”

“嗯,你好好休息。”

按着陆川给自己的地址,许睿安在一个酒吧里找到了半醉的古寻。

古寻正仰着头把酒往嘴里灌,喉头上下滚动着,闪烁的彩灯折射在玻璃酒杯上散发出魅惑诱人的光彩,这光彩沿着酒杯中透明的液体蔓延至他鲜红柔软的舌尖。

“小寻。”许睿安快步走上前把杯子从他手里夺了过来。“回家。”

“川川?川川今天长得好像有点不一样。”古寻眯着眼睛捧起许睿安的脸,细细地摩挲着他的眼角。“我还不想走。”

“听话,很晚了。”许睿安的手覆上古寻的手。

“我不想!”古寻甩开许睿安,枕着胳膊趴在酒桌上,眼神朦胧。“川川陪我坐一会儿。”

“那坐一会儿我们就走。”许睿安紧挨着古寻坐了下来,理了理他耳边的碎发。

“川川,我很喜欢他。”古寻突然紧紧抱住许睿安的胳膊,脸在他的肩头蹭啊蹭,嘴巴里嘟嘟囔囔的。“但我就是比较倔强,我太口是心非了。”

“你喜欢谁啊?”许睿安柔声问他,侧头看着古寻泛红的脸。

“许睿安啊,你记性好差。”古寻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然后把嘴巴贴近许睿安的耳朵。“许睿安啊。”

热烫的气息扑在许睿安的耳畔,他的眼神动了动。

“傻瓜。”许睿安搂紧了古寻的肩。“傻瓜,我知道。”

“唔……”古寻把头靠在许睿安的肩膀上蹭动着,舌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嫣红的嘴唇,脸上的红晕又重了几分,迷迷糊糊地要睡过去。真要命,许睿安低头轻柔又迅速地贴上了他温暖湿润的嘴唇。

“嗯……”古寻疑惑地轻“嗯”了一声,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不要吃糖。”

真想把他揉进自己怀里。

“困了吧,我们回家好吗?”许睿安温柔地哄着他。

“川川我又麻烦你了,我在这里乖乖等你,你去找孙哥帮忙。”古寻突然像意识清醒了一样,逻辑性极强地说出这句话。

正在许睿安疑惑地时候,古寻突然侧身压在了许睿安身上,一边傻笑一边嘟囔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看来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,所以古寻刚才才能把话说得那么清楚。想到这里许睿安皱了皱眉头。

许睿安给古寻一个还算清醒的朋友交代了一下,搀起古寻的胳膊,扶着他走了出去。

夜色已经很深了,稀疏的星星无言的闪烁着,寒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

冷风直往古寻的衣服里钻,他的意识清醒了些,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胳膊。

“好冷啊。”

“我这就送你回家。”许睿安把古寻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。

“不要,还不想回家。”古寻愣了愣神,怔怔地抬起头。“许睿安?”

“终于认出来了?”许睿安笑了起来。

“认出来了……”古寻还有些发懵。

“不想回家想去哪里?”许睿安低头问他。“有具体的地址吗?”

“具体的地址啊……”古寻伸手在许睿安的胸口戳了戳。“大概是这里吧。”

许睿安张了张口但是没有说话。

“好冷啊,又好热。”古寻说着,把领口的扣子解开,露出好看的锁骨和颈线。

“别动,一会儿感冒了。”许睿安按住古寻的手,重新替他扣上扣子,指尖触到他温热柔软的肌肤。

“下雪了。”古寻突然抬起头望着天空。

“没有吧,下雪了吗?”许睿安刚刚说完这句话,后颈就感受到了几点凉意。

天空下起了小雪。

“小寻,下雪了,我们先回家。”许睿安轻轻捏着古寻的下巴,使他的脸正对着自己。

古寻的脸颊因为喝酒的缘故而泛着异样的红晕,瞳孔里闪烁着迷蒙的光彩。

“不要,就想去这里啊。”古寻把一只手掌贴在许睿安的胸口,然后吃吃地笑了起来。

“你真是的。”许睿安有些无奈地搂紧了他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许睿安短暂的思考之后带着古寻在附近找了个酒店住了进去。

“睡一会儿吧。”许睿安把古寻搀到床上,帮他脱下大衣和鞋子,又给他盖好了被子。

他站在床边看着古寻的睡颜发了一会儿呆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。平时张狂又骄傲,睡着了倒是挺乖的。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叹了口气,走过去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思考着什么。

雪越下越大了,城市的灯火在雪花的映衬下显现出别样的美感。

好像水晶球里的画面啊。

不知不觉,伴着繁复的思绪,许睿安窝在温暖的沙发里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胃部灼热的疼痛着,古寻从睡梦中醒来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。

头好疼好晕。古寻艰难地睁开眼睛,努力辨别自己所处的地方。是在自己家吗?还是在陆川家?到底是谁来接的自己?

“川……”古寻刚张口,胃部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,酸意涌上喉头。

要吐。

古寻掀起被子要下床,脚底一软跌在了地上。

听到动静许睿安醒了过来,看到古寻摔下床急忙跑了过去。

“小寻!”许睿安伸手要去扶他,却被古寻伸手拦住了。

“卫,卫生间,我要吐。”古寻弓着腰,眉头紧锁。

“好好,我扶你过去。”

许睿安刚扶古寻走到卫生间的门口,古寻就忍不住吐了出来,许睿安下意识的去接,结果两个人都弄了一身污秽。

古寻吐完迷迷糊糊地靠在墙上,抬头朝许睿安一脸天真无邪的笑了笑,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许睿安笑着摇了摇头,抱起他走进了浴室。

评论(6)

热度(11)